Dzfkzii

一位吸皮士


评论一定看
私信一定回
来骚扰我呀
(ง •̀_•́)ง
这里DK 请多关照

小宝贝RT@Retea

【喻文州x你】百物语·其二

☆这个系列是各种魔法or鬼怪paro
☆喻文州篇——雪原
☆基友点的失忆梗
☆基本上就是,雪女传记扩写
☆看了雪女传记突然想写一篇这样的,一开始想仿原来的和风,写着写着就欧了(?)
☆本来想想he,但是觉得圆得不好,就把最后那段删了
☆所以大概,还是be

☆ooc,玛丽苏傻白不甜,烂俗预警

1.
你是一个可以呼风唤雪的妖怪。
是一个有一头黑发的女妖。

你住的地方是一个有不大庭院的四合式木屋,木屋的位置很奇特。
小镇和一座高山之间有一片巨大的空旷平原,整个平原上居住的只有你一个。
话是这么说,但从这里出去,无论去小镇还是山上都远的够呛。
太空了。

你有记忆以来就在这个屋子里,但这份记忆是从变成妖怪开始的。
关于你的从前,你推测了一下,是一位死去的女性化成的吧,容貌大约都没怎么变。
有时候去镇上玩,会被居民夸真是漂亮的女孩子之类的。
但你向来对这些话没什么感觉,只是像所有的女孩子一样,会喜欢好看的衣物。到镇上之后十有八九是看这些衣服去的,镇上有几个非常有名的裁缝,手艺精湛到令人惊叹。
但是有一天,你到镇上时,人们都用颇为奇怪的眼光看着你。
后来你才知道,冬天是不能穿单衣的。
不知道他们口中的冷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自己究竟存在了多久,你并不知道。似乎对时间的流逝非常麻木,从在这里睁开双眼开始,究竟是过了几十年几百年,还是只有几年,你没有什么感觉。
因为日子总是一成不变。
太无聊了。
即便你是不知寂寞为何物的妖,有时也会感到有些空落落的——这时候就会去镇上,或是山上——这山相当高,风景着实秀丽,若不是地处太偏,估计会是个游玩的好去处。
但再美的景,逛多了也就腻了的。山上的一草一木你都能够记得清清楚楚,甚至一次闲逛的时候在半山腰还一个特别不显眼的地方发现了一座小小的坟。

你的记忆中,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人拜访过你。
虽然你自认不是什么特别善良的妖,但如果有人来的话,你大概也是愿意为他指一指路的。

2.
这鬼地方的雪一下起来就没完没了。
尚不等地上的积雪化完,便又是一层一层亮晶晶的莹白盖了下来。
——所以说啊,冬天最无聊了。平日里虽没有什么人会来,但至少可以盼望一下;这大雪皑皑的,便是盼望都免去了。
像是回应你的想法,这天刚蒙蒙亮,竟然传来敲门的声音。

门口立着一个高挑的男子,穿着极厚的外套,却还是挡不了逼人的寒气。大约是从小镇来的吧,这一趟已经颇为狼狈了,几乎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面容,甚至一缕一缕的发尾都冻了一层薄薄的冰。
看到开门的你时他竟然一副惊讶的样子,——又或者是冻傻了吧,好一会儿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什么事?”你淡淡地问。
男子要到山上去,沿途只有这一家,想来要一碗热水喝。

茶壶呜呜地冒着白色的蒸气。
“等会儿水热了你就先洗一洗脸和头发。”
“其实不用麻烦的……”
“不收拾干净别想进来。”你站在院子里,朝门口的他扫了一眼。

你在房间的一张矮桌旁准备了两个座,颇为满意地看着他——这么收拾好了,还是很像模像样的一个人啊。
——只是双眼下眼睑有一层薄薄的淤青,想来是疲惫不堪所致。
“你这儿真有点冷。”他说着,四下里看了看。
你顺着他的目光——是这屋子里的壁炉。壁炉中堆着木柴,完全没有用过的木柴。以前去山上时碰到过一位正在砍柴的樵夫,你知道他,在镇上见过的,是一个卖糕点阿姨的丈夫。他微笑着问你是不是要一点木柴,你因为好奇心收下了,当然,他有点讶异于你的力气。
搬回来之后象征性地放在了这个壁炉里面,但是从来没有用过。这是什么时候的柴了?你有点踌躇,还能用吗?
客人拿出一盒火柴递给你。
“这是什么?”你问。
“火柴,不是本地产的。”他拿出一根火柴,在盒子边缘轻轻一划,“这样用。”
原来人类是这样取火的,蛮有意思。

“那么,”你敲着桌子,“你打算怎么感谢我?”
“……”男子轻微地愣了一下。
“我不要钱,”你说,“你给我讲个故事吧。”
想听听人类的故事。
去镇上有时候会到茶馆听评书,非常有趣,但是你并不是太喜欢喝茶,所以去的次数不多。
“…你想听什么样的故事?”
“什么都可以。”
“那……”他定定地看着你,“开始了。”

从前有一座美丽的小镇,镇上有各种各样有趣的建筑和勤劳善良的人们。小镇的人们好像个个都是艺术家一样,他们用原野上、农田里的花草果实装点自己的房子。女孩子们也大都会各式各样精妙的手艺——从女红到绘画,再到糕点制作。
这天,小镇迎来了一位年轻的商人。他踏着晨间清冽的露水和氤氲的湿润空气来到镇子上——商人的朋友告诉他,这里有世界上最美丽的,最吸引女孩子的服饰。正是迷茫而崇尚爱情的年龄啊,商人决定来亲自挑选为尚未遇到的未来妻子准备的服饰。
原本只是打算挑选服饰而已,商人这样想,但他被小镇迷住了——太过美丽的景色,太过可爱的人们,一草一木都别有风情。事实上小镇地处偏远,不知道这样空旷的地方为什么会有如此迷人的地方在。
于是商人决定在小镇定居下来。
享受小镇风韵的同时,他也为这里带来了不少鲜活的东西。小镇从未有过哪怕只是前来游历的商人,那些镇上没有过的——水晶小雕塑,贵族喜爱的首饰,或是城里流行的印花布料,再或者是多彩的糖果,一件一件地由商人流进镇子里。
他在镇上买了一家店面。作为精明的商人却没有选择最热闹的集市边,而是在一条——用商人自己的话说,原木色的街道,你能理解那种感觉吗?空气静谧,阳光正好。
过了那么一段时间,大概是商人不再需要到处寻找路标就可以去到自己想去的地方的时候,他终于可以在自己的店里享受仰慕已久的阳光了。也就是这时候,才渐渐开始注意起各种各样的人。有一个女孩子——他还记得第一次注意到她的时候,还没有完全入夏,她却已经迫不及待地穿起了一件有些单薄的裙子。湖蓝色在街道上分外惹人注意,乌黑的长发扎着同样是湖蓝色的发带。真是个好看的女孩子啊,远远地,都能看到阳光洒进她小鹿一样明亮的双眸,长长的睫毛被光斑染成温柔的金色。
那之后商人每天总能看到她,今天去隔壁的面包店,明天去隔壁的咖啡屋,可就是不来他的店里逛一逛。他也只是看她,像是着了魔一样。他知道她喜欢枫糖,乳酪和撒着蔓越莓小块或者是烘烤时加入了核桃的面包,喜欢奶油和巧克力酱交织在乳黄色表面的手指泡芙,喜欢带醇厚甜味的牛奶。
她是个很会打扮的女孩儿,乳白色,鹅黄色,天蓝色,他已经快要数不清她有多少裙子了。无论是素色的还是印有繁琐花样的,她总能穿的很好看。即便几天穿同一件裙子的时候,小披肩或者帽子也总要换一换。

商人锁了店门回到自己的家乡——一座海滨的大城市,他来找那家从小吃到大的面包店。他不常采购食品的,小镇的面包很合他胃口。但这次,想要让镇上的人尝尝城市的味道,尤其是一个喜欢甜食的小姑娘。
果不其然,当店门口挂上写着各种甜品的雕花木板,一个暖洋洋的上午,店门被推开了。
今天是深蓝色,真是很衬她的肤色,也很衬她的气质。
“请问……我看到招牌上有写曲奇……”看着满店与食物无关的商品,她好像有一点点不敢确定,目光乱飘。
“是的。”商人微笑地看着她。“请问您需要什么口味呢,小姐?”
是蔓越莓和巧克力吧,商人想。
“请拿一盒蔓越莓味和一盒巧克力味,麻烦啦。”

那之后女孩子就经常来了。刚来的时候虽然礼貌但好像有些怯生生地,终究还是个开朗的少女,没两次就熟了,能够像朋友一样聊天。
她喜欢听商人讲故事,讲外面的事,讲家乡的事。虽然经商时间不短,口齿伶俐,却很少讲故事,尤其是给女孩子,即便是亲身的经历也很难讲好。那时商人买了许多童话和小说,进步相当显著——至少他可爱的客人很喜欢。
“你可以去当小说家了!”她这样说,“真的,特别棒。”

这天商人收到朋友的信,有要事需要回城里去,匆忙走的时候天还没有亮,是个雨天,灰蒙蒙的。这一去就是三天,大雨也下了三天。第四天下午撑着伞回来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立在店门口。
就那样痴痴立在门口,透过橱窗望着里面。她没有打伞,只留着窄窄的屋檐避雨。踏水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她一开始没有反应,这三天来太多次相同的情形,满怀希望回头却都是落空,直到声音越来越近。
终于看到心中所想的那个人,女孩子不顾滂沱的大雨,向商人跑去。
商人吻住了怀中女孩子濡湿的额头。


“然后呢?”你问。
“然后,商人和女孩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他说。
“……真是老套的结局啊。”即便是并没有听过多少故事的你也感叹道,“不过,你故事讲得不错。”
“谢谢你。”他微微扬了扬嘴角。
“那么,”他站起来整理了下衣角,“我出发了。”
“路上小心。”当他推门的时候,你莫名其妙地吐出一句关怀的话。
他的动作明显一顿,回头最后看了你一眼。
“嗯。”
于是,你的木屋又归于宁静。

2.
喻文州坐在地上,背靠着不足他肩膀高的石碑。

山间的雪似乎比镇上感觉来得更凶啊。

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动了,甚至抬起眼皮都有些困难。

突然有各种各样的回忆再次浮现在脑海中。

雨中他第一次拥抱他的爱人,女孩子的眼眶红红的,
“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怎么会呢……”他吻上她的额头,“只要你想,我一直都在啊。”

他带她回家,她少有的局促的样子,紧张到出了一层薄汗。
“怎么那么紧张啊,”他有些好笑,“我父母夸你又聪明又漂亮。”
“真的吗!”于是她整个人又开心起来了。

她帮他打理店铺,一开始有些不熟练,会不小心打碎他店里的东西,但掌握得很快。
她很听话,虽然他去外地采购几天会很难过,但一点也不闹,在他出门的时候,会对他说“路上小心”。

“给我讲个故事吧。”

最后,“商人和女孩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就像是没有那场病而本该有的结局。

可能最初的潮水席卷一样炽烈的痛苦已经削减,那时那样疯狂的祈祷着,希望你只是沉沉睡去,明天早上那双明亮的眼眸依旧会出现在我面前,笑着对我说早安。而这希望也伴着绝望一同淡去。

好久没有离你这样近了啊。
你知道吗,来之前我遇到了一个长得很像你的女孩子,一个人住在一座木屋里。
她也要我给她讲故事。
她的气息和你很像。

我知道我的感觉不会错的…那分明就是……

牵起一丝自嘲的微笑,喻文州失去了意识。

年少经商,多年磨练,喻文州的眼界和能力常人难以企及。
而能够冲垮他理智的,一直是你,也只有你。

不会消散的只有那份只属于你的情感吧。
你是我这一生的信仰。


3.
雪还在下。
那个男人没有再来过。

这些天你不时地会打开门看看,门外依旧是那个有厚厚积雪的的平原,空旷的很。
雪地上没有过脚印。

雪这么大,即便有脚印,也很快就被埋没了吧——你这样想着。

评论(6)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