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zfkzii

一位吸皮士


评论一定看
私信一定回
来骚扰我呀
(ง •̀_•́)ง
这里DK 请多关照

小宝贝RT@Retea

又是超久没来了?
想把老王那篇写完
是……是的我还没写完(。)

小预告

啊掉魔道坑了……古风仙侠好好好
好想试试……………
然而(。

眠狼太太的图真好看……
头像这张太温柔啦……

其实比起梦魇更喜欢雪原,我觉得我有长进(没有

【喻文州x你】百物语·其二

☆这个系列是各种魔法or鬼怪paro
☆喻文州篇——雪原
☆基友点的失忆梗
☆基本上就是,雪女传记扩写
☆看了雪女传记突然想写一篇这样的,一开始想仿原来的和风,写着写着就欧了(?)
☆本来想想he,但是觉得圆得不好,就把最后那段删了
☆所以大概,还是be

☆ooc,玛丽苏傻白不甜,烂俗预警

1.
你是一个可以呼风唤雪的妖怪。
是一个有一头黑发的女妖。

你住的地方是一个有不大庭院的四合式木屋,木屋的位置很奇特。
小镇和一座高山之间有一片巨大的空旷平原,整个平原上居住的只有你一个。
话是这么说,但从这里出去,无论去小镇还是山上都远的够呛。
太空了。

你有记忆以来就在这个屋子里,但这份记忆是从变成妖怪开始的。
关于你的从前,你推测了一下,是一位死去的女性化成的吧,容貌大约都没怎么变。
有时候去镇上玩,会被居民夸真是漂亮的女孩子之类的。
但你向来对这些话没什么感觉,只是像所有的女孩子一样,会喜欢好看的衣物。到镇上之后十有八九是看这些衣服去的,镇上有几个非常有名的裁缝,手艺精湛到令人惊叹。
但是有一天,你到镇上时,人们都用颇为奇怪的眼光看着你。
后来你才知道,冬天是不能穿单衣的。
不知道他们口中的冷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自己究竟存在了多久,你并不知道。似乎对时间的流逝非常麻木,从在这里睁开双眼开始,究竟是过了几十年几百年,还是只有几年,你没有什么感觉。
因为日子总是一成不变。
太无聊了。
即便你是不知寂寞为何物的妖,有时也会感到有些空落落的——这时候就会去镇上,或是山上——这山相当高,风景着实秀丽,若不是地处太偏,估计会是个游玩的好去处。
但再美的景,逛多了也就腻了的。山上的一草一木你都能够记得清清楚楚,甚至一次闲逛的时候在半山腰还一个特别不显眼的地方发现了一座小小的坟。

你的记忆中,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人拜访过你。
虽然你自认不是什么特别善良的妖,但如果有人来的话,你大概也是愿意为他指一指路的。

2.
这鬼地方的雪一下起来就没完没了。
尚不等地上的积雪化完,便又是一层一层亮晶晶的莹白盖了下来。
——所以说啊,冬天最无聊了。平日里虽没有什么人会来,但至少可以盼望一下;这大雪皑皑的,便是盼望都免去了。
像是回应你的想法,这天刚蒙蒙亮,竟然传来敲门的声音。

门口立着一个高挑的男子,穿着极厚的外套,却还是挡不了逼人的寒气。大约是从小镇来的吧,这一趟已经颇为狼狈了,几乎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面容,甚至一缕一缕的发尾都冻了一层薄薄的冰。
看到开门的你时他竟然一副惊讶的样子,——又或者是冻傻了吧,好一会儿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什么事?”你淡淡地问。
男子要到山上去,沿途只有这一家,想来要一碗热水喝。

茶壶呜呜地冒着白色的蒸气。
“等会儿水热了你就先洗一洗脸和头发。”
“其实不用麻烦的……”
“不收拾干净别想进来。”你站在院子里,朝门口的他扫了一眼。

你在房间的一张矮桌旁准备了两个座,颇为满意地看着他——这么收拾好了,还是很像模像样的一个人啊。
——只是双眼下眼睑有一层薄薄的淤青,想来是疲惫不堪所致。
“你这儿真有点冷。”他说着,四下里看了看。
你顺着他的目光——是这屋子里的壁炉。壁炉中堆着木柴,完全没有用过的木柴。以前去山上时碰到过一位正在砍柴的樵夫,你知道他,在镇上见过的,是一个卖糕点阿姨的丈夫。他微笑着问你是不是要一点木柴,你因为好奇心收下了,当然,他有点讶异于你的力气。
搬回来之后象征性地放在了这个壁炉里面,但是从来没有用过。这是什么时候的柴了?你有点踌躇,还能用吗?
客人拿出一盒火柴递给你。
“这是什么?”你问。
“火柴,不是本地产的。”他拿出一根火柴,在盒子边缘轻轻一划,“这样用。”
原来人类是这样取火的,蛮有意思。

“那么,”你敲着桌子,“你打算怎么感谢我?”
“……”男子轻微地愣了一下。
“我不要钱,”你说,“你给我讲个故事吧。”
想听听人类的故事。
去镇上有时候会到茶馆听评书,非常有趣,但是你并不是太喜欢喝茶,所以去的次数不多。
“…你想听什么样的故事?”
“什么都可以。”
“那……”他定定地看着你,“开始了。”

从前有一座美丽的小镇,镇上有各种各样有趣的建筑和勤劳善良的人们。小镇的人们好像个个都是艺术家一样,他们用原野上、农田里的花草果实装点自己的房子。女孩子们也大都会各式各样精妙的手艺——从女红到绘画,再到糕点制作。
这天,小镇迎来了一位年轻的商人。他踏着晨间清冽的露水和氤氲的湿润空气来到镇子上——商人的朋友告诉他,这里有世界上最美丽的,最吸引女孩子的服饰。正是迷茫而崇尚爱情的年龄啊,商人决定来亲自挑选为尚未遇到的未来妻子准备的服饰。
原本只是打算挑选服饰而已,商人这样想,但他被小镇迷住了——太过美丽的景色,太过可爱的人们,一草一木都别有风情。事实上小镇地处偏远,不知道这样空旷的地方为什么会有如此迷人的地方在。
于是商人决定在小镇定居下来。
享受小镇风韵的同时,他也为这里带来了不少鲜活的东西。小镇从未有过哪怕只是前来游历的商人,那些镇上没有过的——水晶小雕塑,贵族喜爱的首饰,或是城里流行的印花布料,再或者是多彩的糖果,一件一件地由商人流进镇子里。
他在镇上买了一家店面。作为精明的商人却没有选择最热闹的集市边,而是在一条——用商人自己的话说,原木色的街道,你能理解那种感觉吗?空气静谧,阳光正好。
过了那么一段时间,大概是商人不再需要到处寻找路标就可以去到自己想去的地方的时候,他终于可以在自己的店里享受仰慕已久的阳光了。也就是这时候,才渐渐开始注意起各种各样的人。有一个女孩子——他还记得第一次注意到她的时候,还没有完全入夏,她却已经迫不及待地穿起了一件有些单薄的裙子。湖蓝色在街道上分外惹人注意,乌黑的长发扎着同样是湖蓝色的发带。真是个好看的女孩子啊,远远地,都能看到阳光洒进她小鹿一样明亮的双眸,长长的睫毛被光斑染成温柔的金色。
那之后商人每天总能看到她,今天去隔壁的面包店,明天去隔壁的咖啡屋,可就是不来他的店里逛一逛。他也只是看她,像是着了魔一样。他知道她喜欢枫糖,乳酪和撒着蔓越莓小块或者是烘烤时加入了核桃的面包,喜欢奶油和巧克力酱交织在乳黄色表面的手指泡芙,喜欢带醇厚甜味的牛奶。
她是个很会打扮的女孩儿,乳白色,鹅黄色,天蓝色,他已经快要数不清她有多少裙子了。无论是素色的还是印有繁琐花样的,她总能穿的很好看。即便几天穿同一件裙子的时候,小披肩或者帽子也总要换一换。

商人锁了店门回到自己的家乡——一座海滨的大城市,他来找那家从小吃到大的面包店。他不常采购食品的,小镇的面包很合他胃口。但这次,想要让镇上的人尝尝城市的味道,尤其是一个喜欢甜食的小姑娘。
果不其然,当店门口挂上写着各种甜品的雕花木板,一个暖洋洋的上午,店门被推开了。
今天是深蓝色,真是很衬她的肤色,也很衬她的气质。
“请问……我看到招牌上有写曲奇……”看着满店与食物无关的商品,她好像有一点点不敢确定,目光乱飘。
“是的。”商人微笑地看着她。“请问您需要什么口味呢,小姐?”
是蔓越莓和巧克力吧,商人想。
“请拿一盒蔓越莓味和一盒巧克力味,麻烦啦。”

那之后女孩子就经常来了。刚来的时候虽然礼貌但好像有些怯生生地,终究还是个开朗的少女,没两次就熟了,能够像朋友一样聊天。
她喜欢听商人讲故事,讲外面的事,讲家乡的事。虽然经商时间不短,口齿伶俐,却很少讲故事,尤其是给女孩子,即便是亲身的经历也很难讲好。那时商人买了许多童话和小说,进步相当显著——至少他可爱的客人很喜欢。
“你可以去当小说家了!”她这样说,“真的,特别棒。”

这天商人收到朋友的信,有要事需要回城里去,匆忙走的时候天还没有亮,是个雨天,灰蒙蒙的。这一去就是三天,大雨也下了三天。第四天下午撑着伞回来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立在店门口。
就那样痴痴立在门口,透过橱窗望着里面。她没有打伞,只留着窄窄的屋檐避雨。踏水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她一开始没有反应,这三天来太多次相同的情形,满怀希望回头却都是落空,直到声音越来越近。
终于看到心中所想的那个人,女孩子不顾滂沱的大雨,向商人跑去。
商人吻住了怀中女孩子濡湿的额头。


“然后呢?”你问。
“然后,商人和女孩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他说。
“……真是老套的结局啊。”即便是并没有听过多少故事的你也感叹道,“不过,你故事讲得不错。”
“谢谢你。”他微微扬了扬嘴角。
“那么,”他站起来整理了下衣角,“我出发了。”
“路上小心。”当他推门的时候,你莫名其妙地吐出一句关怀的话。
他的动作明显一顿,回头最后看了你一眼。
“嗯。”
于是,你的木屋又归于宁静。

2.
喻文州坐在地上,背靠着不足他肩膀高的石碑。

山间的雪似乎比镇上感觉来得更凶啊。

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动了,甚至抬起眼皮都有些困难。

突然有各种各样的回忆再次浮现在脑海中。

雨中他第一次拥抱他的爱人,女孩子的眼眶红红的,
“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怎么会呢……”他吻上她的额头,“只要你想,我一直都在啊。”

他带她回家,她少有的局促的样子,紧张到出了一层薄汗。
“怎么那么紧张啊,”他有些好笑,“我父母夸你又聪明又漂亮。”
“真的吗!”于是她整个人又开心起来了。

她帮他打理店铺,一开始有些不熟练,会不小心打碎他店里的东西,但掌握得很快。
她很听话,虽然他去外地采购几天会很难过,但一点也不闹,在他出门的时候,会对他说“路上小心”。

“给我讲个故事吧。”

最后,“商人和女孩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就像是没有那场病而本该有的结局。

可能最初的潮水席卷一样炽烈的痛苦已经削减,那时那样疯狂的祈祷着,希望你只是沉沉睡去,明天早上那双明亮的眼眸依旧会出现在我面前,笑着对我说早安。而这希望也伴着绝望一同淡去。

好久没有离你这样近了啊。
你知道吗,来之前我遇到了一个长得很像你的女孩子,一个人住在一座木屋里。
她也要我给她讲故事。
她的气息和你很像。

我知道我的感觉不会错的…那分明就是……

牵起一丝自嘲的微笑,喻文州失去了意识。

年少经商,多年磨练,喻文州的眼界和能力常人难以企及。
而能够冲垮他理智的,一直是你,也只有你。

不会消散的只有那份只属于你的情感吧。
你是我这一生的信仰。


3.
雪还在下。
那个男人没有再来过。

这些天你不时地会打开门看看,门外依旧是那个有厚厚积雪的的平原,空旷的很。
雪地上没有过脚印。

雪这么大,即便有脚印,也很快就被埋没了吧——你这样想着。

【孙翔x你】百物语·其一

☆孙翔篇——梦魇
☆怎么说呢,这个系列大概就是想要写各种男神的各种奇怪的魔法/鬼怪paro吧,脑洞产物
☆划重点,魔法/鬼怪paro
☆翔翔这篇算还之前妹子点的暗恋梗…?(喂
☆灵感来自一个基友提到的小说情节,侵删
☆好久没动笔,前半部分写的时候没什么感觉ooc破天际,后面才大概好了一些
☆奇怪的展开,慎
☆下一篇写谁的?


1.
孙翔是在一个人夏休期旅游的时候遇到那个女孩子的。
沙滩上,酒店大厅,甚至傍晚突然口渴去买矿泉水的那家711,总能时不时地碰见。
也许是在国外所以对中国人特别敏感吧,孙翔想着。

第一次对话是在一个吃烤鱼的晚上。
“最近好像总是能碰见你诶。”女孩子拿着烤鱼盘子说。
孙翔正在给烤鱼撒辣椒,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大概是没有想到她也会注意到自己。
女孩也不恼,只笑着看他。

“…是啊。”半晌,孙翔来了这么一句。

她笑起来还蛮好看的。
……
为什么还在笑啊?
是不是我衣服穿反了…?
可拉链儿是在前面没错…
怎么不说话了…
我是不是该说点儿什么……
……

“那个…
“…不辣吗?”
女孩儿问。
于是孙翔终于停下了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不停做机械运动的撒辣椒的手。
“…不辣!”
怎么说也是从小吃辣长大的,应该……

果然还是不行啊。
事后孙翔泪流满面地捂着嘴。

第二次是在面包店。
挑面包的时候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
“我就想着肯定能碰到你!等等我找找看……”
说着女孩开始翻自己的双肩包。
“喏!很早就看微博有人安利这个啦,昨天逛超市发现的!感觉特别适合你!”
孙翔也见过那条微博。
博主推的是一种进口辣椒酱。
尝试的人不少,评论区一片惨不忍睹。
如今生灵涂炭的罪魁祸首就握在自己手上,孙翔少有的陷入了沉思。
“…喜欢吗!”
“哦…哦哦哦,喜欢喜欢。”

其实,沉思也好,语无伦次也罢,孙翔以前很少有这样的时候。
倒是碰到她之后,总是发生奇怪的事。
总会被她的微笑搞得大脑空白。
总会被她的举动搞得手足无措。
缘由无从说起…
亦或是自己不愿意想吧。

“下午有空吗?”
“啊?”孙翔有些诧异。
“有空的话去喝下午茶好吗…好容易来一次英国…感觉咖啡厅不去一次有点儿可惜,下午有空吗?”
“…”
去不去呢。
“…”
别一直这样看着我笑啊啊啊啊啊啊啊…
“…有空!”
就这样吧。

其实是没空的,旅游团有安排。
可偏偏就这样答应下来了。
就这样吧。

牛津街的下午茶店里飘散着令人舒缓的气息。
似乎能看到温热的咖啡上方空气中弥漫的温暖的棕色。
桌上的盘子里是去边面包薄黄瓜片三明治,烤饼和切成小块的松饼,女孩正在往烤饼上涂厚厚的黄油。
“你的名字?”
孙翔稍微踌躇了一下答道,“孙翔,你呢?”
“我…下次再告诉你吧…你是在这里定居的吗?”女孩眨着眼睛问他。
“我?不是不是,我就是来旅游的。”
“真巧我也是诶!!不过我没有跟团,毕业了自己来玩的。”
“你才刚毕业?”孙翔努力尝试着调整心态和语调。
女孩并非定居的消息像是带着风铃般悦耳的提示音。
“嗯!高中刚毕业,要上大学啦。”
“哈哈哈你这么小啊,来,叫翔哥。”
女孩儿突然噤了声,只看着他,眼睛里似乎也突然有些无神。
“……哎哎你怎么了?我我我我开玩笑的!对不起对不起!”孙翔以为她要哭出来了,慌忙寻找着纸巾。
“噗嗤……才没有要哭啦……”很快地,笑容重新回到了她的脸上,“没事没事,我好好儿的。就是突然想起一点事情。”
“没事就好,吓死我了……那是什么事儿啊?”
“我家煤气忘关了。”
“卧槽那怎么办?赶紧回去关!?”孙翔拍案而起。
“哈哈哈哈哈哈开玩笑的,我出来旅游哪儿来的家和煤气。”
“……”
糟糕,丢脸了。
没关系。
我们可以转移话题。
“……说起来,你这么小爸妈真放心你一个人出国玩啊?”
“是啊我爸妈对我就是放养式,因为我妈之前在英国所以以前也来过几次,这次就放我一个人来了。而且两年以后我应该就来英国留学啦……
“到了那时候我就只能……想想就难过,我得这两年学会做饭才行。”
她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微微皱着眉头,也很可爱啊。

孙翔在接下来的旅行里不知道翘了多少旅行团的安排陪小姑娘一起玩。
这天是中午吃饭之后花了一整个下午在RegentSt.的商场,孙翔几次想要结账都被制止了。
“你没什么理由给我结账呀,我带了钱的,自己来就好了。”
孙翔也就只好作罢。
但他暗地里琢磨了一下“理由”这个词。

过去他几乎从未想过关于恋爱的问题。
但是碰到她之后,他相信自己和这个女孩之间一定有一种奇妙的联系,多少次意外的相遇,简直巧的就像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一般。
这种联系大概被叫做缘分吧。
最后孙翔下了决心。
是时候给队里那群基佬证明自己不和他们同流合污了。

然而傍晚女孩回酒店的时候告诉孙翔,明天就要回去。
“真是对不起家里突然有点事情要先回去了…再见啦…”她一脸抱歉,“……孙翔。”
“你要回去了?”不免有些惊讶,“好吧,那你至少先留个电…哎哎哎?!那个谁?!”
女孩已经走远了,孙翔想要叫住她却发现不知道她的名字。

孙翔回房躺在床上,突然意识到一件事。
自己当时为什么不去追她?
就只是看着她的背影渐行渐远,却没法去追,像是双脚被禁锢一般。
然而确实没什么东西阻碍,束缚住双脚的就仅仅是他自己的大脑罢了。
或者是什么无形的力量。
他不知道向来说上就上的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动。
有点蹊跷。
但这点基本上毫无依据的顾虑,一觉之后就已经被孙翔忘的一干二净。

2.
夏休期前的两周,孙翔已经回到俱乐部,因为照例大家是要早点适应适应,顺便组织点儿什么集体活动。
像是看电影。
像是今晚。
看完电影其实也不算很晚,八点多的样子,除了陪家人的方明华和出去旅游还没回来的周泽楷和江波涛,剩下的大家都在。
其实话是这么说这么说,也没剩下几个人了。
孙翔在电影院本来是戴着口罩的,一出门就拽掉了。反正正副队都不在,没人和他叨叨会不会被人认出来。

轮回的大家都感觉孙翔今天怪怪的。
一直在左顾右盼,说什么也都是心不在焉。
“孙翔今天怎么了?有什么事儿吗?”吴启一头雾水地问杜明。
“看样子像是发春。”杜明心不在焉地答。

会不会碰见她呢。
做梦吧,孙翔自己都这样想。
想着想着,就碰见了。
你看吧,真是可怕的缘分。

轮回的几个人这样走着走着,杜明突然收到一条孙翔的短信,说有点事让他们先回去。
讲道理,他们这才发现孙翔不见了。

“哎?孙翔?”在便利店突然被拍了肩,女孩儿的惊讶看上去不比孙翔少多少。
“开不开心?厉不厉害?”孙翔一脸得意,“你是上海人?”
“是呀,我家就在这附近。”她说,“你也是?”
“嗯,我们俱乐部离这里也不是很远。”
“……俱乐部?哇你是轮回那个孙翔啊?我还以为就是长得像……”
孙翔本来打算得瑟一阵来着。
直到他意识到女孩的声音太大了。
在闻声而来的粉丝蜂拥过来之前,孙翔拽着女孩跑出了便利店。

“给,我手机号,记得存。”街边不太亮的路灯下,孙翔递给女孩一张纸条。
“……你怎么会随身带这种东西?”
因为想要碰到你啊。
“你…哪这么多事啊,翔哥我的号码多少人求着我都不给呢,随你找个粉丝都能捞一笔,可是让你赚大发了。”孙翔说着,揉了揉女孩的头发。
手指接触到柔软发丝的一瞬间,女孩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
但很快,长长的睫毛又垂了下去。

“喂?”
“明华哥!我啊孙翔!”
“噢孙翔,有什么事吗?”
“明华哥你是怎么追到嫂子的啊?给我讲讲呗!
“是啊!翔哥我要追妹子了!”
一屋子的队员目瞪口呆地看着春心荡漾的孙翔,叹为观止。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3.
从那以后你就总是收到各种神奇的电话。
十有八九是孙翔,你在干什么呀,吃饭了吗,吃的什么饭,然后半天憋出一句,你生日是什么时候啊,之类的。
你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这家伙啊,老是以为自己过渡的很自然一样。

下楼去看电影的时候路过便利店,有时会看到在货架后面东张西望的孙翔,于是你就停住了脚步,躲在粗壮的树干后面。
没一会儿果然收到孙翔的短信。
“在家吗?”
“不在呀,在看电影。”
你这样回复。
然后孙翔有点失落地走了出来,在门口思索了一会儿,开始打字。
“哪个电影院?”
你没有回复。
因为这时候你在订另一张电影票。

小心挪到他身后。
拍一下肩膀。
对,就这样。
“要一起去吗?”

“…‘英俊多金…一表人才…年轻有为…人帅不渣…’……”
你哭笑不得地看着他发来的短信。
“‘向你表白,你会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吗?’…什么玩意儿啊这是……”
「嗯。
不会吧。」
不知道他看到了会是什么心情。
大概会
很着急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孙翔急得团团转。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喜欢的妹子好像不喜欢我这样的我该怎么办急急急。
“又怎么了?”还是杜明。
“你看她说不喜欢我!怎么办?”
杜明看了看短信,又看了看孙翔。
“孙翔,实话和我说,你脑子有泡吧?”
“没有啊?”孙翔说。
顺便打了杜明一顿。

孙翔不死心,也不想面对杜明看智障的眼神,于是决定直接约出来当面说。
他准备了很长时间挑礼物,还挺上心的,微博贴吧知乎朋友圈,到处搜刮女孩会喜欢的东西。
再于是,两周以后孙翔房间里已经堆满了黑巧克力白巧克力彩色造型巧克力,还有各式各样的和果子或者零食。

你仍然是隔三差五的能够“碰到”孙翔,他也一次一次找理由和你出去,看电影,下午茶,逛街,俱乐部今天没电所以去吃午餐吧什么的。
你也不止一次看到他盯着你的脸欲言又止,最后支支吾吾拿出一个精美的小盒子。
“上次碰到就买了…送你。”
脸颊还跟着有点微微泛红。
因为他皮肤白,所以看起来特别明显。
特别可爱。

其实他送你的东西你都想要好好收着的,但是每次都是零食,还有不少手工甜点,实在没法长时间放置。
“……这可不怪我哦。”
连75%的黑巧克力似乎都带着甜甜的味道了。

“你…愿不愿意做我女朋友啊……”
看完电影的晚上,还是那条路灯昏暗的街,他带着炽热的温度,轻轻牵住了你的手。

4.
不夸张的说,ICU每天都在经历生命的终结。
今天又空出了一个床位。

一位遭遇车祸的年轻女性,早些时候被确认死亡。

5.
“你的能力是可以进入人类的梦境,当夜幕降临的时候……
“梦中的人类会保持自己的行为方式和思维方式。
“不过你要记住四件事情。
“第一,从现在开始,现实中所有人都会忘记曾经你的存在,
“第二,当他们醒来的时候都会忘记这个梦。
“第三,你只有在梦境中才拥有人类的实体。
“最后,关于你生前的伴侣。”
巫师顿了一下。
你也一怔,那个一直到你生命的最后一刻还陪在你身边希望奇迹发生的人,他还好吗……
会哭吗…那个家伙。
巫师看了看你的反应,继续道,
“不能把有你的梦境给予所爱之人。”

其实前三条听起来更像说明,只有最后一条是规则。
“那如果…”你小心地开口。
“如果触碰最后一条,你会在他醒来的时候彻底消失。
“你要清楚,不做那种事的话,作为幽灵其实你还是可以走很久的…甚至,以后能够找到复活的方法也说不定。
“你的能力足够强,可以通过梦境窥探他人的回忆。
“那样的话,你会成为许多故事的承载者。
“难道不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吗?”
巫师的脸被咕嘟咕嘟冒泡的药汤的热气遮盖。

不是所有人死后都能够作为幽灵继续留在这个世界,你本应珍视这个机会的。

6.
恐怕没人能知道我多么希望时间能够停留,
但梦境再长,也终究会醒来。

然而,
即便只能在梦中,也还是想要好好看看你。
请让我最后一次地………

7.
按掉第一个闹钟。
按掉第二个闹钟。
不耐烦地按掉第三个闹钟。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半了。
果然,周末就算定再多的闹钟,也不该指望自己能早点起床啊。
孙翔睡眼惺忪地坐在床上伸了个懒腰。
不过昨晚睡得很好,一夜无梦。

8.
巫师凝望着水晶球,轻轻叹了一口气。


——————————————————

☆1-3是孙翔的梦。

诶…………
我今天上午
本来都想好新坑怎么挖了
开头啊细节啊什么的 都想好了
刚刚打开手机准备码字
突然发现我连
大概要写一件什么样的事

已然忘却。

假装有图
好像挺久没来啦
有没有姑娘愿意和我说说脑洞呢
如果看得惯我文风的话
也许会讲一个属于你的故事……


严格来讲不算点文吧,我不一定会写的……

全职 男你限定

【喻文州x你】Coffee&Cat

突然更新
接上篇

因为是童话设定(?)私心女孩子们冬天可以穿中世纪欧洲的那种大裙子,大概不会太冷?

——————
5.
饼干很好吃,婆婆说因为要圣诞节了所以特别在上面加了彩色的糖霜。
可是圣诞节是什么呢……
你回去看了看日历,发现好像就是明天。
当最后一块饼干被吃完之后,你做了一个决定。
到了明天,你会早些起来,与生活了很久的花花草草们告别,然后打扮成人类的样子,到那个小镇去生活。

第二天你醒得比计划中还要早,因为下雪了。
换句话说,你是被冻醒的。
睁开眼睛的时候你连牙齿都忍不住在发颤。
可就算这样,也只能强撑着踏过森林往小镇走。

你决定先拜访贝克婆婆,但直到走到店门口,你才发现面包店并没有开门。
失望的你踏着咔嚓咔嚓响的雪层沿街向下走,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你总觉得自己在雪上的脚印看上去比普通人的要浅得多。
不过也是,你本来就不是普通人。

6.
没多远就是咖啡馆。
昨天晚上听贝克婆婆说老板常常忙不过来,所以你决定来请求老板让你留下来打工,虽然你连他的名字都记不太清了。
好像叫喻什么……不管了,随便他喻什么吧。
你自诩动作还算利落,学习能力也强,搞不好还可以当当翻译什么的。
总之,希望能够留下来。
不要工资也可以的。
你站在喻文州的吧台前双手合十,如是说道。
你们俩就这么对视了十几秒,你一脸严肃地看着他,他含笑看着你。
一时间没人开口。
不太精通语言的你不知道如何形容这个男子的相貌,只能说,看起来很舒服。
真是一张漂亮的脸啊。

“……好啊。”
喻文州笑意更甚了,以至于声音带着一丝丝的颤抖,真是……
太可爱了,你暗自咂舌。
“喻文州。”他说着,微微颔首。
“那么,小姐您的名字?”

7.
一切出奇的顺利,你就在这咖啡馆留了下来,与喻文州朝夕相处的感觉很舒服,一如他一开始给你的印象那样。
虽然你说可以不要工资,但他没有那么做。你在闲暇的时间里可以在街上溜达,并且百分之七十的支出都用于品尝馋了很久的各种零食。
从厨房的另一个门出去是一个小小的庭院,这是你来工作的第二天就发现了的,喻文州就住在庭院的小木屋里。
院子里种了些花花草草,只是这个季节花都还没有开,小精灵们大概是依然躲在什么地方沉睡着吧,不属于冬天的花的精灵都很怕冷。
你没有去过他的屋子里,没有主人的邀请的话,不太礼貌。
“很抱歉没有办法给你提供住处……真是伤脑筋。”喻文州微微皱眉,沉思了一小会儿,“不过附近有一个很可爱的婆婆,我陪你去问问她吧,那是个很怕寂寞的婆婆。”
喻文州把你带到一家面包店门前。
果然……就是说贝克婆婆啊。
虽然婆婆有些惊讶,但她很开心地同意了。
于是你成功找到了住所,可喜可贺。

8.
咖啡馆的甜点做法你很快就学会了一些,还有模有样的。
当然,还有很多需要学。
那些你不会做的甜点你当然也很想尝尝,于是每次喻文州烤的时候,你就在旁边偷偷地看。
有时候你也有一丝恍神,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看烤甜点,还是在看烤甜点的人。
有一次他烤马芬蛋糕的时候,你端着客人的咖啡却迟迟不去送。
“怎么了吗……?”喻文州停下动作,疑惑地看着你。
“……”你这才反应过来,“没没没没有,我这就去。”慌忙中差点撒了咖啡。
因此你没能注意到这时候喻文州脸上的表情。

那天工作结束后,你坐在靠窗的一张桌子旁发呆。
……明明才黄昏,今天打烊很早呢。
你透过一尘不染的大落地窗看着外面的街道,来来往往的行人和女孩子们五颜六色裙子上绸缎的蝴蝶结。
观察人类是很有趣的事。
合时宜又不合时宜地,是喻文州的声音。
“送给一位美丽的小姐。”
你抬头就迎上他笑意盈盈的深潭般的眼眸。
还微微有些烫手的马芬蛋糕,上面撒着薄薄的杏仁片,经过烘烤散发出令人愉快的香味。
你吃蛋糕时他就坐在你的对面看今天的报纸,看报纸的时候喻文州会戴上一副有好看光泽的黑框眼镜,纵然很合适,甚至愈发衬的人温润如玉,但你还是不喜欢他戴眼镜。
那样会挡住他眼睛里的光。

tbc.